狮城
切换分站
免费发布信息
信息分类
当前位置:狮城新加坡生活网 > 狮城热点资讯 > 狮城房产新闻 >  当高房价遇见共享经济

当高房价遇见共享经济

发表时间:2018-07-02 12:10:35  来源:联合早报  浏览:次   【】【】【


除了伦敦,近年来,香港、东京、纽约等国际都会,也都兴起了一种“共居模式”。这种新的居住模式被视为有助于缓解高房价的困境。当高房价遇见共享经济,房地产市场是否会发生颠覆性改变?房价会受到抑制吗?在共享时代,未来你还会不会拼命买房?



无意间读到英国《经济学人》一篇介绍共享公寓的文章,才发现原来在本地大吹Collective Sale(集体出售)热风之际,共享公寓已在一些城市悄然兴起。


据介绍,位于伦敦的The Collective-Old Oak是两年前推出的“合居”项目,是目前全球最大型的共享公寓,楼高11层,共有550个住户。每周租金约250英镑。


The Collective是一种称为“合居”的新型住宅模式,住户生活在面积为12平方公尺的小房间里,而不是独立的公寓单位。他们共享客厅、餐厅、厨房、浴室、图书馆、健身房、洗衣房、电影院等,俨如高级学生宿舍。


这种共享经济下的新模式,主张“共居”(Co-living)、“共食”(Co-eating)、“共玩”(Co-playing)及“共创”(Co-creating)概念。


共享经济的时代已经来临,在这个风口上,本地集体出售的龙卷风仍继续在刮,可以说自去年下半年开始就一发不可收拾。无论是历史悠久的地标、跟不上城市发展步伐的综合大厦,或者是饱受风霜的旧公寓等,都一一被这股飓风吹倒,然后化为“商业价值”。


去年有32个项目完成集体出售,总交易额大约88亿元。今年以来,已经有约20个项目成交,交易额几乎超过去年的三分之二。


回顾2007年集体出售高峰,在12个月内成功出售的项目高达104个,总交易额直逼120亿元。尽管去年的交易额与2007年相比稍稍输了一个马鼻,但严格来说,去年只是统计5月至12月的交易额,因为第一个集体出售项目在5月成交。若以12个月的交易额来统计,肯定有望超过2007年的交易额。


可是,较令人关注的是,去年项目数量仅是2007年的三成,其平均项目的交易额却比2007年的高出两倍。我们是假设这两者所成交的项目规模、种类都大同小异来计算。然而,相隔10年的两个高峰期,溢价到底升了多少?这才叫人担心。


集体出售主导地价攀升


去年至今吹的这股集体出售风可说是非一般,它已远远取代了政府售地计划所提供给发展商的土地(去年只有12幅地段在政府售地计划下售出),甚至已经是主导本地地价不断攀升的势力。看来,是政府插手管制私营售地活动的时候了。


其实,政府可考虑让私营的集体出售招标活动,效仿政府售地计划的公正与透明程序。现在由不同房地产经纪公司所举办的一些招标活动,不是过于草率,就是拖拉、不够透明。


最基本应该做到,经纪公司必须在招标截止当天就公开所有投标者身份和出价,以避免任何不透明、不公平的情况发生。


这一轮成功进行集体出售的多幅地段将发展成新私宅项目,并会在这一两年如雨后春笋般推出市场。因为这些地段都以高价买入,建成后,发展商必然会使出绝招以高价卖出私宅单位。


很多分析师认为,一般大众的公寓尺价会在1800元以上,而高档私宅尺价在3000元以上,自不在话下。这样的价码,在几年前可以买到黄金地段的豪宅和超级豪宅。


鞋盒单位会向港日看齐吗?


为让买家更容易消化这一新水平的昂贵房价,发展商会设法把共用设施装修得美观无比来吸引买家,但是单位空间肯定会更进一步压缩。朋友笑言,我们现在熟悉的鞋盒单位,未来可能会向日本的微型公寓或香港的纳米房看齐。


香港现在市场上的新纳米房都在200平方英尺以下,也即相当于一般组屋卧房的空间。俗称三墙一门,屋内没有多余隔间,就只容纳得了一张双人床、小洗手间、一个衣柜。日本的微型公寓更吓人,平均维持在100平方英尺的面积,一张睡床、洗手间、一扇窗、一道门。除了在浴室里,其余的空间只适合卧躺。


本地房价居高不下已成常态,一个单位卖逾百万元更是新常态。有人担心,为让买家负担得起房价,新建私宅单位的空间会被进一步压缩,例如把原有的饭厅或厨房空间腾出来,作为另一个小房间,而把下厨和进餐的空间移到公寓俱乐部内,当作是共用设施。或者未来的三卧房公寓单位只设一间浴室,而非目前的两间等做法,这无疑剥夺了买家房子里该有的基本空间和用途。


它看来像是“共享公寓”,但其实不是共享经济下的合居模式,只是变相的“共享空间”。


发展商会反“共享公寓”吗?


除了伦敦,近年来,香港、东京、纽约等国际都会,也都兴起了一种“共居模式”。这种新的居住模式被视为有助于缓解高房价的困境,为不想买房者提供一条出路,为年轻人解决住房问题。


很多创业者都看到了“共居”的商机,英国的The Collective就是其中之一。这种“共居模式”在本地能够生存吗?若说酒店业者反Airbnb,德士业者反私召车Uber,发展商会反“共享公寓”吗?


当高房价遇见共享经济,房地产市场会否发生颠覆性改变?房价会受到抑制吗?在共享时代,未来你还会不会拼命买房?
责任编辑:许丽卿